非道德食用:Lou Reed+Kebab

有一群人聽音樂拯救精神,另一些人仰賴熱食,以確定自己的靈魂存在。就在大家熱烈回顧龐克教父Lou Reed的種種之際,庶民餐點Kebab卡巴(土耳其旋轉烤肉)三明治的創始人Kadir Nurman也跟他搭著同一班車,到天堂報到了。

若不是這幾日讀到相關的報導,也實在難以想像,如此庶民的「卡巴三明治」,在巴黎街頭到處可見,竟然還尋得到創始人。畢竟,像是「Falafel鷹嘴豆餅捲」這樣同等街頭感的食物,出處便是眾說紛紜,之前有以色列稱說「鷹嘴豆餅」是該國的特色食物,還引來周圍阿拉伯國家的不滿。那些充分融入常民生活的食品,若不是有長久歷史,便是在口味和價錢上能充分引起共鳴,而能快速的崛起並成為一種習慣,而「卡巴三明治」便屬於後者。

根據報導,創始者Kadir Nurman是自希臘的移民,1972他在柏林動物園的旁邊設起小攤,販賣這種夾著燒烤小牛肉和羊肉,並附上少許青菜和洋蔥的三明治,很快便受到歡迎。當時柏林的街頭食物是「Currywurst咖哩香腸」,配著啤酒固然美味,但天天吃也很膩,便宜又大碗的「卡巴三明治」,很快就成為通勤族的另一選擇,老闆也沒有什麼專利概念,仿效店家於是一家家開起來,接著傳到歐洲鄰國,成為到處可見的街頭食物。

巴黎的拉丁區小街裡,每隔幾個店家就有專賣「卡巴三明治」的簡餐店,密集度之高,令人咋舌。點餐的時候,可以選擇卷餅或三明治麵包,老闆照慣例會問你是不是要「青菜、番茄、洋蔥」,淋上客人指定的醬汁 (白醬是經典),然後從油膩膩的肉架上,用機器刮下烤好的肉片 (是的,現在已經不用長刀,改用不費力的機器),厚厚的夾在麵包裡,一點也不吝嗇,最後再疊加上剛炸好的薯條,形成一座厚實小山。冷颼颼的冬季夜晚,抱著這ㄧ大份熱騰騰的餐點,完全不做作的在路邊大口咬下,油脂和碳水化合物的完美交響曲,讓人不僅飽足,還撐得過風雪,最重要的是,這一份餐點不過五歐元左右,對於收入不高的庶民而言,實在欣慰。

當然,親友都會告誡你別吃太多「卡巴三明治」,畢竟燒烤又油膩的東西,總是有害健康,三不五時,也總是會聽說那烤肉架上讓人分不清是哪種肉的東西,極可能參雜了馬肉,而讓這些被習慣教化,只食用某些物種的人,感到一陣反胃。但這些指證歷歷的傳聞,似乎不怎麼影響店家的生意,每到冬天,大家還是有那麼些想在路邊大嗑一份「卡巴三明治」的時刻,畢竟食用這種三明治,還是比囓咬連鎖速食店裡的乾癟薯條和莫名其妙的合成肉要來得HI。

那麼,今晚就來點一份「卡巴三明治」,搭配Lou Reed的《Transformer》吧!我想後者應該不介意他的龐克音樂和卡巴三明治搭在一起,畢竟兩者都如此的根於民間。就算這兩者不見得有助道德或有益健康,但至少在那樣的氣息中,我們感覺活著!

#culturefr #quotidien

追蹤
Ma présence sur le web
  • Facebook B&W
  • Tumblr Basic Black
最新文章
Derniers articles
 
文章列表Archives
標籤 Tags